<th id="l0k7l"></th>

    <span id="l0k7l"></span>
    <th id="l0k7l"><pre id="l0k7l"></pre></th>

  1. <nav id="l0k7l"></nav>
    1. <dd id="l0k7l"><pre id="l0k7l"></pre></dd>

      方圆电子音像出版社有限责任公司

      行业动态

      争夺控制权 出版企业数字化突围

      2013/9/11 10:21:00 作者:中国企业报

      在北京图书博览会现场,虽然纸质出版仍是主流,但是已经不能吸引读者的眼球了。面积接近全部展区1/5的数字出版展区,成为现场人气最高的展区。

      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亚马逊、掌阅科技、同方知网等电信运营商、平台运营商、技术商等都推出了自己的数字阅读产品,吸引了大量读者围观、体验。

      展会上,多家传统出版社也不甘示弱地展示了纸质出版与数字出版融合的“全媒体”出版产品,密集召开的各种论坛和演讲也围绕“全媒体”出版和数字化展开,这些都集中体现传统出版业积极拥抱数字化出版的变化。

      “出版企业不革自己的命,就要被别人革命。” 出版业内人士对记者说。

      自建网络销售平台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和物流的逐渐成熟,人们越来越习惯从网上买书。而网络渠道被几大电商垄断,在网络书店日益壮大而实体书店业务日益萎缩的大环境下,出版社也不得不依靠网上书店“走量”。但是,网络书店为了吸引用户、提升流量,大打价格战,价格战的压力不可避免地转嫁到了出版社身上。所以不管纸质出版还是数字出版,打破网络渠道的“枷锁”,出版社才有话语权。

      日前有媒体报道,当当、京东、亚马逊都相继推出电子书业务,但是在内容上却未获得出版社支持。

      江苏凤凰传媒数字有限公司网络开发部主任助理张清喆表示,“网络电商的低价售书和免费电子书,挤压了出版社的利润空间,所以凤凰传媒自建了网络商务平台。”

      凤凰传媒出版集团开通了自己的网上商城,销售自有几家书店和出版社的书籍;该公司于2011年并购的全国最大的教学资源网站——中学学科网,更是一个面向学校的B2B教学资源销售平台。

      不过,自建网络平台需要很大的投入,也需要图书品种的多样化,很多中小型出版社并没有资源和财力搭建网络平台。四川大学出版社数字出版中心王振潓表示,“如果你的方便面品种本来很少,开一家网上方便面超市谁会来买呢?”

      由于集约化的一些便利,“中小型出版社走向联合或许是传统出版企业未来发展的一个方向。” 王振潓表示。

      自建数字阅读和出版平台

      在最近三年时间里,中国手机阅读产业呈现爆发式增长。但传统出版社和电信运营商的合作却并不尽如人意。

      数据显示,2012年,移动、联通、电信三大阅读基地累计创造产值超过36亿元,中国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产值约为25亿元。据《出版人》杂志执行副主编任殿顺计算,按照“六四分成、CP(内容提供商)拿四”的原则,内容提供商累计分账约为10亿元,其中传统CP约占1/10的份额,移动阅读基地去年带给出版社和图书公司收益仅有接近1亿元。

      “出版社和电信运营商的合作模式也是摸着石头过河。”王振潓表示,“因为移动掌握了买方市场,在电子出版物的品种和数量上要求比较苛刻,内容单一、品种少的出版社一般没法直接和他谈合作,只有通过中介打包多家出版社的产品,去满足移动的各种要求。中介的参与使出版社不多的利润又少了一层。”

      从前年开始,部分传统出版社开始尝试自己经营数字阅读业务:开发阅读APP、建设数字出版平台。时代华语出版社、外研社、中华书局、磨铁、凤凰传媒出版集团和中信出版社等先后上线阅读类APP,向业界释放了出版机构主动出击电子书市场的信号。

      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数字出版负责人蔡立表示:“数字化对于出版社来说迫在眉睫,目前做得好不好不重要,关键在于进入这个市场,为以后的数字化布局打下基础。”

      试水网络教育出版

      由于大众电子阅读未形成收费习惯以及与网络运营商的流量分成难以达成、广告收益不均衡等原因,国内出版社纷纷转向网络教育出版。

      有消息显示,中南传媒与湖南教育电视台成立合资公司,凤凰传媒收购从事虚拟现实教学业务的厦门创壹软件。此外,多家出版社均开展了电子书包业务。高教出版社开始研发立体化教材、人民教育出版社开展“人教数字校园”工程、外研社推出移动英语播客。

      “出版业依旧有很大的机会,但机会更大的是数字化教育出版。” 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公司总经理李朋义表示。据了解,目前教育部正在实施“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这意味着在未来的十年中,中国教育数字出版的空间更大。

      中国教育出版传媒集团也在运营着多个数字化教育网站,但是李朋义坦陈,目前“还没有真正地形成教育数字出版的商业模式。”

      “未来的教育出版机构的数字化的业务不能仅仅局限在根据统一的教学大纲大规模地生产标准化的教材,或者是一个单一的品种和一种单一的服务,而应该把教学的综合解决方案建立起来,建设大型的一站式服务的网络平台,实现教育内容提供商向教育服务提供商的转变。” 李朋义说。

      赛车计划软件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